Fragments

记录转瞬即逝的文字碎片。

赫拉克勒斯觉得巴德尔这副猛地加大水量给自己更换冷凝液的样子像极了某天晚上对着天空哭着喊着灌着酒的特斯拉——有一天晚上特斯拉在机库外头一个人闹了好久,哭腔平息后她还唱起了歌,跑着调,夹杂着某个人的名字,南什么……赫拉克勒斯记不太清自家开发者那晚发酒疯的全部经历了,不过想到这里,它突然觉得巴德尔和特斯拉是如此的相像,它窃笑着帮巴德尔即使关掉了失手而开大的水量。

水晶使我填坑


在夜间灯火之下进行一番无意义的晃荡后,琪亚娜最后选择走进了城中村里的一家电影院,她拉下卫衣的帽子,塞在里头的白色麻花辫随之散开垂在脑后,头发很久没仔细梳理过,乱糟糟的。即使临近深夜,外头街上的路边摊也依旧热闹着,而这家小影院则是一片冷清,里头只有一个人坐在柜台前看着回放的肥皂剧,不知道是形成了怎样概念的对比。见到有客人,售票员转了转眼珠子看了琪亚娜一眼,拿过钱,歪歪扭扭地撕下一张票的票根,和找回的钱一同放在柜台上,示意她往里走。注意到一旁的爆米花机,琪亚娜眼睛一亮,又要了大份爆米花和大杯的可乐,这才心满意足,走进后面的放映厅。

该说她是运气好,电影播放完了广告,正片刚刚开始,...

“我亲爱的朋友,我很想念你。”

“我迫切地希望见到你——如果我还能活到那时候的话。”


在最后的虚无中,As挥笔留下最后一封情书。

也许它成为了泛黄莎草纸上最后的一笔浓墨,也许……它根本就没有存在,就如此刻的空和虚无。


没有睡意挖个坑

AsxPlayer

对,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2

……BlackYooh的,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老婆在装死

好!!!

Hyp抓过灌满盐酸吗啡的注射器往手腕上的血管一扎再一推——活塞没推几厘米她就倒下了。

突发奇想

你醒啦?群里就你没满b了

心脏在跳动。

从胸腔内传出阵阵颤动,每一根神经每一根骨骼都在与此共振,心跳剧烈,却仍然有序,即使那似乎是一个摇摇欲坠的天平。他勉强相信自己还活着,拖着麻木的身躯继续行走。

他在行走,在一瘸一拐地行走着,他的左腿已经再无应脑神经下达的程序而行动的机能,因而成为了一个累赘。实际上这幅身体如今已是超负荷运行,这条左腿不过是一个正常报废的零件而已,但身体仍被迫运行。他的大脑分析现在不是倒下的时候,为了活着这样一个纯粹的理由,他的手脚还要行动,人活着不就是为了继续活着,人活着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活着。纯粹地为活而活。

他无心再思考更多哲学问题,一个庸人何必想这么多,不如先着眼于当下。他偏视线扫视着眼前的景象,...

有一天早上起来

Yooh发现身边躺着一个妹子

Yooh:……你对我做了什么【拉起被子后退】

少女:这话应该我说吧w w w w w w w w w w w我是BlackY子啦

Yooh:??夭寿了Black你变成妹子了

BlackY子:你这什么意思……我是MAX BURNING和Blazeful-creakY这两张专封面上的那个妹子啊

Yooh:??夭寿了次元壁被打破了

BlackY子:是啊你醒啦.jpg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沙雕脑洞

Star慢慢推动面前操作台上的四个滑键,驾驶台的两侧急剧展开了足有一人高的炮台,紧接着是——激烈的轰炸!

这样一上来就攻击出乎两人的意料,Star的战斗风格真的如大众评价一样乱来,阳子拉起手柄急剧后退,美月则是展开了护盾。激光弹的冲击大得让美月始料不及,她尽力推着手柄稳住自己的驾驶台不被击翻,“小月!”阳子前进想帮美月弹开攻击,突然一发追踪弹向她发射,阳子架起光刃一挡,明白自己硬扛坚持不了多久,她一转手柄侧翻躲开,在追踪弹掉头前开炮击毁了它。

xi的宗教风真的太棒了……

 
1 / 6

© Fragments | Powered by LOFTER